班夏哈 五个「更快乐」生活提案

作者:    2020-07-24 11:31:47   798 人阅读  396 条评论

班夏哈 五个「更快乐」生活提案

更快乐?有谁不想要。永远都可以更快乐?这听起来很像坊间的励志课程……。

然而,这堂课其实并不是单纯的自我激励训练,这是哈佛大学的正向心理学课程!这堂课有针对学理的考试,但还有许多课后练习。有趣的是,这是一堂让向来被视为菁英的哈佛学生,争相选修的课程;最高记录曾有1400人同时选修,创下哈佛记录!

这是哈佛有史以来最受欢迎的课程──塔尔·班夏哈(Tal Ben-Shahar)教授的正向心理学。

班夏哈指出,大多数的人都只将视线聚焦在那些「行不通」的事情上,不停地钻牛角尖、试图找出解方,却完全忽略了那些「行得通」的部份,他强调「更快乐」其实很简单,只要改变观看事情的角度,看到现实的全貌,「聚焦在那些行得通的事情上,就是正向心理学的的精髓」。

立即购买

他也以正向心理学的缘起背景,说明转换视角、定义问题的重要性: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,传统心理学一直将研究焦点放在「是什幺让人们失败」;企图藉由解读失败找到预防失败的良方。然而,这样的研究一直无法获得明确突破,直到1980年代学者开始反向思考,投入「成功人士共通点」的研究后,才为理论找到了新方向,而这也成了正向心理学的基础。

「过去的研究忽视了多数人的状态,」班夏哈直言,改变问题本身就拥有强大的力量:「我们可透过提问来定义现实,从而创造现实,」换句话说,只要问对了问题,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大至现实的全貌,不仅要知道哪些行得通,也同时理解哪些事情行不通,这就有机会创造不同于以往的可能。

然而,人不可能一夕之间就跟过去的习惯断然分手;更快乐自然也不是一蹴可及。理解如何定义问题不过只是第一步,之后还需要持续地实践与自我提醒,才能真正让自己「更快乐」。好在,这一切在班夏哈的理论里,都有相当实际的练习方法,以下就是他与台湾读者的第一手分享,并由Readmoo整理的五大「更快乐」生活提案:

赛利格曼(Martin Seligman)教授被视为正向心理学的创建者,他总是以两个问题作为教导教育者及父母的第一步。

首先,他会问「你最希望孩子可以如何?」对此,老师与父母的回答通常是,希望孩子可以快乐、建立健康的人际关係、拥有复原力(resilience)、自信……。紧接着的第二个问题则是:「孩子们在学校又是学什幺呢?」而这个问题的答案自然是数学、语文、写作、地理与历史。

大多数的时候,这两张表单重叠的部份相当少,但是正向心理学的重要论点就在于:这两者一样重要!

举一个我们会在家进行的练习:每週我们会围着一张桌子,让每个人分享一件当週值得感谢、或是有趣的事情;另一週,我们让每个人说出自己为其他人付出,或在其他人身上观察到好表现。

大家都除了可以尝试在家里这幺做之外,父母也要积极与孩子互动、一起运动。就像工作场域里劳工常没办法获得足够的复原期,我们常常也给孩子太大的压力,没让他们有足够的时间玩乐。

让我们来看看大自然吧,包括人类在内的所有动物,都藉着玩耍来学习。我们在玩耍中学习与他人的互动、找到热情、学习如何解决冲突并习得参与;最重要的是,玩耍让我们觉得开心。那些无法从玩耍过程中获得快乐的人,往后也就无法从工作里找到快乐。

研究指出,就人类的幸福感而言,规律的体能运动与目前最强力的精神药物治疗具有相同功效,可以让我们的大脑产生一样的神经递质(neurotransmitter )。我建议大家一週至少要运动三次,每次30到40分钟。

我会慢跑、骑自行车、也会规律地做瑜伽,但任何运动都是好的。而我也知道,要养成运动习惯很不简单,就像我刚开始练习冥想时,我也跟冥想老师推说:「我太忙所以没时间冥想,」当时老师就回问我:「你每天都刷牙吗?」我称是,他又问:「你每天都洗澡吗?」我说:「当然」。

老师立刻接着说:「这其实没有任何差别,你把它是放在第一优先,那幺你就会有时间,」而运动也一样。建立任何习惯都需要渐进,刚开始时我会找朋友一起运动,若找了朋友或太太一起健身或跑步,我就会比较容易做到,只要度过最初的半个月至一个月,它就不再是个挑战了。

我们总是会在不同的时候把工作做不同的定位,可能是差事(job)可能是职业(career)也可能是志业(calling),若我们学着儘量把工作视为志业,我们会变得更快乐,对工作的满意度也会增加,其次,我们的工作动力与参与度也都会提昇,让我们变得更有生产力与创造力,也会在领域里取得较大的成功。

但是,即使我们把工作当成志业,这也不代表我们会忽视薪水、升迁,或是工作中时不时出现的苦差事。拿我自己举例,当我要批改作业时,我会觉得教学不过就是一份差事;但有时,我也觉得教书是一个职业,希望可以在领域里再提昇,而我也的确是个有野心、认真的工作者。然而,在这之上,我同时亦将教学与写作视为我的志业;这是我想要,也是我的热情所在。

所以,到底工作之于我们自己究竟是差事、职业或是志业?这个问题重点在于(三者的相对)程度,而不是把整体视为一个绝对。

快乐最重要的测量方式,就是你花了多少时间,与那些你关心的;或关心你的人,进行有品质的互动。简单来说,就是人际关係。

研究指出,某些国家的人们持续比其他地方的人们快乐,这些国家包括丹麦、以色列、澳洲、荷兰、哥伦比亚。这些国家的共通点,不在于财富与成功,而是他们有多重视包括家人与朋友在内的人际关係,与他们实际上花了多少时间相处。请注意,所谓的相处并不包含网路上的交流,而必须是与他们的家人、朋友真正的相处。

可惜,在现今忙碌的现代或后现代世界里,朋友、家人与人际关係在我们的生活中已不是优先,然而,如同运动在生活中的必须要有优先性,我们爱的人也需要!

的确,人们总会忘记要快乐,所以我们要建立从一而终的提醒物。举例来说,你可以拿手机里的一张照片当做提醒,但也要时常变换免得我们麻木。

我的建议是,要利用的手机、电子邮件来提醒自己:要规律的心怀感谢、要规律的深呼吸……。若是利用日曆,则可设定日曆每天响铃三次,提醒自己要深呼吸等等。如此一来,我们渐渐地就会养成习惯。

就像我们想都不想就会每天早上刷牙,同样的,我们也要用一样的方式心怀感谢、向朋友表达对他们的爱,还有就是要保持规律的运动!

本文收录于《犊月刊 NO.07》,欢迎免费领取